韩国男人在尺寸这事儿上,真的有这么自卑吗?

万万没想到,在2021年,韩国男人会因为一个手势,开始疯狂抵制本土便利店、封杀女团爱豆、联名向青瓦台申诉、要求警察道歉,甚至强烈抵制新冠疫苗……

以上这些迷惑操作的根源,要从今年5月说起。

韩国本土便利店GS25发布了一条促销广告:购买露营用品送香肠。

原本是个平常的活动,可海报上“手捏香肠”的图案引起了一部分韩国男性的不满:

有人指出,这个手势跟韩国极端女权组织Megalia的“厌男logo”相同,是对韩国男性身体某个部位的公然嘲讽和羞辱。

随后,GS25迫于压力发表官方道歉声明,并称对海报设计师进行了惩戒措施。

然而,关于这个手势的风波在韩国却愈演愈烈。

一部分韩国男性开启了找茬模式,狙击一切能够引起嘲讽联想的图案,包括不限于——炸鸡店海报、香肠包装、信用卡广告……

但凡食指和拇指间的距离靠近一点,都会四舍五入等于“讽刺韩国男人某个部位小”,被群起而攻之。

被攻击的商家,绝大多数都会乖乖接受批评,道歉的道歉、修改的修改、撤换的撤换。

但你肯定想不到,被网友狙击的不止商家,居然还能有韩国警察:

而在最近,韩国某市的疫苗预约海报也遭到疯狂抵制,理由是“谁会这么拿注射器?这明明就是在厌男!”

这还不算完,被打上“厌男”标签的还有韩国女明星——

艺人JaeJae因为吃巧克力的“姿势不对”,被指责公开“厌男”,更有好事者直接向青瓦台情愿,要求电视台将其彻底封杀。

女团Brave Girls的成员因为拿面包的“姿势不对”,同样被攻击“厌男”,相关品牌的股价也因为抵制而下跌……

经过两个月的发酵,这件事传遍了网络,全球的网友们都百思不得其解——

吃炸鸡不该这么拿,那该怎么拿?

习惯性用手势辅助语言的意呆利人,岂不是要被韩国人集体封杀?

韩国人经常使用的比心手势,是不是也要被冠以“厌男”的名号,然后彻底被打入冷宫?

那些曾经在公开场合无意间做出这个手势的人,是不是也将逐一被韩国男性网上执法审判?

要是这样的话,韩国男人是不是也太过玻璃心了?

难道这个手势真的戳中了他们敏感的自卑神经?

这种抵制事件,让我想起之前和大家墙裂推荐过的一部现象级的韩国电影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。

这是Metoo运动在韩国兴起后诞生的一部优质平权电影,改编自作家赵南柱的同名小说。

女主角金智英是个生活在幸福中的家庭主妇,丈夫收入不菲,女儿可爱乖巧,一家三口平淡安逸的生活,让旁人无比羡慕。

但实际上,金智英从出生起就陷入了不平等的性别困境中。

她从小就被教育“女孩子要文静点,必须学会做家务”,见惯了父亲对弟弟的偏爱、对自己和姐姐的无视。

刚工作时她斗志满满,但很快就发现无论自己表现如何优秀,还是会因为“性别为女”而无法加入核心团队。

结婚生子后,金智英做了全职妈妈,每天围着孩子打转。

逢年过节还要去婆婆家做全职保姆,干好了是“本分”,干不好又要迎来婆婆的含沙射影。

就连带着孩子出门散步,她都会遭遇陌生人的冷言冷语。

她曾想过重返职场,贴心的丈夫也全力支持,可真等她敲定了工作的事,婆婆却打来电话对她一通指责谩骂。

多年积累的压抑,最终导致金智英患上了心理疾病……

影片讲述的是金智英一个人的遭遇,却凝结了几代韩国女性的人生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小说作者创作的初衷,源自2014年韩国网络出现的一个带有侮辱性的词汇——“妈虫”。

它用来贬低在公共场合无法管教吵闹幼子的年轻妈妈,后来范围扩大到没有经济收入、像“蛀虫”一样靠老公养家的全职妈妈。

这种对女性的过度苛责,促使作者写下了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,情节来源于大量真实报道和统计资料,一经出版就成为现象级畅销书。

然而,不论小说还是电影,都遭到了部分韩国男性的抵制,情况跟最近发生的“手势事件”几乎如出一辙——

韩国女团爱豆裴珠泫在一次活动上称自己在读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,立刻被男粉丝骂是女权主义,还有人把焚烧她照片的泄愤视频传到了网上。

主演郑有美和孔侑,同样遭到了一大批恶意攻击,有网友在电影上映前,跑去青瓦台请愿留言板要求封杀电影。

电影如期上映后,又被男性网友恶意刷低分,至今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在NAVER上的评分,都是男女评价两重天……

韩国网络上兴起的这些抵制风波,虽只代表了一部分人的极端情绪,但根源在于当下韩国社会越发尖锐、畸形的性别矛盾。

你可能不知道,“妈虫”这词诞生后没多久,韩国又冒出来个“泡菜女”的说法。

起因是2015年MERS肆虐期间,韩国开始流传“两个韩国女游客导致病毒扩散”的谣言,网友们将她们称为“令人蒙羞的泡菜女”,并逐步把攻击对象扩大到全体女性。

假消息被辟谣后,韩国女网友就坐不住了,在论坛DC Inside反怼那些男性是“泡菜男”。

双方的争执基本上就是“邪教互掐”,不仅偷换概念、混淆视听,还激化了性别矛盾。

这次的“手势事件”,便是极端人士的一次集体作妖。

这些疯批操作让人忍不住感叹,都2021年了,一拨不敢露面的韩国男人在网上闹一阵,就能逼得企业道歉、明星被封杀、警察出面澄清……

他们无视韩国女性长久以来遭遇的男尊女卑、荡妇羞辱、就业歧视、同工不同酬、丧偶式育儿,仰仗男权社会的红利,掌控社会的绝对话语权,打压企图为自己发声的女性。

这种无端挑起、激化矛盾的行为,不仅没解决任何问题,搞得全球网友都知道了“韩国男人有个地方小的秘密”,还将偏激的三观传给了下一代。

2019年,媒体曝出韩国小学生群体出现了一股“偷拍妈妈”的歪风。

他们在家里使用手机偷拍妈妈换衣服、洗澡的画面,并标上“偷拍妈妈”的标签,表示“只要关注我,就展示妈妈臀部”……

显然,这群未成年人在三观尚未健全的成长期,已经开始物化包括自己母亲在内的女性。

2020年曝出的N号房案件,曾经加入过房间、共享非法传播物的用户多达26万人,粗算就是平均每100个韩国男人里,就有1个是N号房会员。

在74名受害女性中,有16人为未成年人,最小的年仅11岁。

警方逮捕的131名视频买家里,有八成是20几岁的年轻人……

在这种现实环境下,忍不住要问问那些韩国男人,你们好意思吗?!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以下吧
点赞0
分享
留下足迹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