素媛案真凶出狱后月入140万韩元,凭什么他可以这么舒服?

2020年12月12日,电影《素媛》罪犯原型赵斗淳刑满出狱。

从那之后,韩国媒体有关他的报道屡见不鲜——

受害者一家被迫搬家;赵斗淳申请贫困补助,每月可领将近140万韩元,约合人民币8000元;政府加装3700多个摄像头,并派出警察进行一对一监视;赵斗淳放弃找工作,整日在家闭门不出……

一个月8000元人民币什么水平?要知道2020年北京市白领的平均月薪也就是8000元出头,他确实可以舒服待在家里不用出门找工作。

然而,不论官方如何宣称此人一直在控制和监视中,韩国民众还是被这个游荡在人间的恶魔闹得人心惶惶,并将这个案件视为本国司法系统的耻辱。

当年,绑架并性侵8岁幼女的赵斗淳,一口咬定自己是“酒后断片”犯罪。

法官最终采纳了他的证词,只判其12年有期徒刑,引起民众的极大不满。

电影《素媛》

尽管在这之后,韩国强化了性暴力特例法,规定在饮酒或服用药物导致身心障碍的状态下发生的性犯罪,可以不适用于减刑规定;

并于2011年7月正式实施《性犯罪者性冲动药物治疗法》,成为亚洲第一个引入化学阉割制度的国家。

但这些新的法律,都无法施加在赵斗淳的身上。

最可怕的是,这个在狱中接受超过700小时心理治疗的强奸犯,被评心理学研究人员估为“再犯可能性高”……

电影《素媛》

正因如此,韩国民众有关赵斗淳“重新审判”、“化学阉割”、“反对出狱”的请愿呼声一直接连不断。

而当下的社会现实,也迅速映照进了韩国影视剧中。

之前给大家聊的《窥探》、《模范出租车》,都不同程度地以赵斗淳的罪行为原型。

最近开播的一部新剧,则通过几个扑朔迷离的悬案,对韩国司法系统进行了一次深入的反思——《至上之法》。

其中,第一集的剧情就直指现实中的“素媛案”。

2008年,有个叫李满浩的中年人因强奸幼童被捕,受审时他一再强调自己“酒后断片”,根本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。

但这起引起国民公愤的案件,检方并未在二审时提出上诉,导致李满浩最终因醉酒减刑,被判12年有期徒刑。

当时的主审金法官,对检方的决定极为不满,但还是无奈进行了宣判。

这里给大家复习个知识点——

2019年之前,韩国的检察官堪称“刑事犯罪侦查之王”,既有独立的侦查权力,也是唯一有权决定是否结案、起诉的一方。

在刑事案件中,检察官对被告的命运起着决定性的作用。

因为手握压倒性的权力,他们游走在正义和邪恶两个极端。

前面提到的未对李满浩提起上诉的徐检察官,便是本剧的焦点人物。

2017年,他因涉嫌受贿价值3.7亿的土地被提起公诉,一审无罪、二审被判有罪,案件被最高法院发回重审,徐检察官最终被判无罪。

这个结果让当时负责案件的男主杨宗勋耿耿于怀,愤然辞去检察官,进入韩国大学法学院任教,并把徐检察官的受贿案写进了课堂教学案例。

讽刺的是,徐检察官后来出售了那块土地,并把收入捐给了韩国大学法学院,用于为学校建设模拟法庭。

因此他顺理成章地受聘为法学院的教授,跟男主做了同事。

就这样,徐检察官变成了徐教授。

可以想象,两人见面时依旧剑拔弩张、暗流涌动。

时间一晃到了2020年10月。

法学院的模拟法庭如期开课,却不料发生一起命案——

课间休息时,主讲的徐教授死在了办公室,身边留有一封遗书,看上去像是畏罪自杀。

几天后,警方以涉嫌杀害徐教授为由,把正在授课的男主逮捕了……

从犯罪动机来说,男主的确有可能因为当年的受贿案走上极端,以“伸张正义”之名,对徐教授进行私人审判。

而案发现场的指纹、脚印证据也显示他去过徐教授的办公室,触碰了对方使用的水杯。

对于自己的笔记本电脑、当天穿的鞋子不翼而飞,男主也无法给出令人信服的回答。

最可疑的是,男主在案发当晚预定了出国的单程机票,并且拒绝解锁自己的手机,怎么看都是在故意拖延时间,打算利用法律漏洞脱罪。

整个过程中,他气定神闲、胸有成竹,甚至还在牢里批改学生们的期中试卷……

事实上,这一切确实在男主的计划之中。

等警方出示了扣押搜查令、律师也赶到现场后,他爽快地解锁了手机,里面的资料显示——

2008年,李满浩犯下性侵儿童案当天,曾有人目击了全过程,遭到李满浩追赶;

目击者在逃跑时被一辆汽车撞飞,而逃逸的肇事者正是徐教授。

李满浩记下了徐教授的车牌,并与他私下达成协议——徐教授帮他减轻刑罚,他帮徐教授隐瞒肇事逃逸的真相。

男主当年就察觉到了这番交易,却无力改变审判结果。

所以多年后他才利用这次机会,故意让警方发现肇事逃逸案的真相。

而这还只是计划的第一步。

之后,他与负责自己案件的后辈检察官,上演了一出舆论大戏,向媒体爆料徐教授与李满浩之间的交易。

这番操作,明显做好了要将所有悬案一网打尽的准备。

从前两集的剧情来看,《至上之法》的信息量爆棚,涉及多个发生在不同年代的案件——

2008年的幼女性侵案、随后的肇事逃逸案,2017年无疾而终的受贿案,2020年的徐教授遇害案。

男主破釜沉舟的架势,预示着其中还有更加阴暗的内幕等待揭晓。

在主线之外,剧中还有几个值得关注的人物——法学院的在校生。

男主涉嫌杀人被捕的事件,也让学生们之间展开了激烈的争论。

他们对于法律的争辩与思考,也是男主此次破釜沉舟的一个重要环节。

他的学生中,有很多人都是心怀信仰来到了法学院学习。

比如女生姜率,高中时因为看不惯姐姐遭人霸凌,把霸凌者打进了医院,没想到对方的老爸是地检长。

这导致明明是见义勇为的姜率,要么花费高额律师费打一场铁定赢不了的官司,要么自认倒霉,乖乖支付100万庭外和解赔偿。

当年多亏了男主出面,她才最终避免了不公惩罚,也彻底反省了自己打人的过错。

这件事促使姜率立志成为律师,通过个人的努力去伸张正义。

比如男生韩俊辉,其实是徐教授的外甥。

他从小崇拜身为检察官的舅舅,也亲眼见证了舅舅的堕落与黑化。

因此他想成为一个坚守原则的检察官,杜绝知法犯法之人。

不过在男主看来,学生们对于法律的理解过于浅显,需要通过大量真实案例去磨炼。

这也是为什么他在课堂上总是采用强势的“苏格拉底教学法”,通过连珠炮似的问题与辩论,引导学生独立思考,得出自己的观点。

按照这个思路,编剧很有可能在之后的剧情中,让这些学生承担破解徐教授遇害案的关键角色。男主还有哪些出人意料的反转操作,我们只能拭目以待。

剧集的片头,多次把镜头对准“正义女神”朱蒂提亚的雕像,并给观众提出了一个问题——法律真的是正义的吗?

拿赵斗淳案来说,法律似乎并未真正达成正义。

罪犯只付出了12年人生就重获自由,还能拿着国家的补助养老,而受害者所遭受的生理与心理创伤,一生也无法弥合。

但这个案件也促使韩国修订、更新了相关法律,其中的《特定暴力犯罪处罚特例法》,规定将公开犯下杀人、抢劫、强奸、绑架、诱拐等罪行罪犯的容貌和姓名等个人资料。

正因这个改变,“N号房”事件主犯赵主彬的丑陋嘴脸和个人信息,才会被公开示众。

从这个角度来说,法律又似乎达成了人们期待的某种正义。

从关照现实的角度来说,《至上之法》是近期韩剧里最针砭时弊的一部。

人们总说再恐怖的新闻,热搜也只有两三天热度,但关于法律与正义的思考,却不能等热度过去了就弃之不顾。

我想,这也是我们需要这样刨根问底、不断反思现实的影视作品的理由吧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以下吧
点赞0
分享
留下足迹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